笔趣阁 > 第一女廷尉 > 第五百三十一章 逼问
????说起来,眼前的局面有点尴尬。

????尤其是从来不怎么搀和谢明欢的案子的谢六爷,竟然一反常态,甚至是咄咄逼人,指认刘眉娘是假的。但刘眉娘是个病人,她前不久才刚被砍了一刀,眼下她和离的前夫,还有女儿就站在旁边,想要搞清楚这其中的真真假假。

????而刘眉娘又是哭又是冷笑,显然是想要软硬兼施,把这件事尽快否认过去。

????但在场的每个人,除了胡书看到她哭有些于心不忍,想要开口帮她说两句,却马上被谢六爷一个眼神扫过去给制止了外,其实并没有人是相信她的。

????实在是这连日来,她说的那些事情,漏洞太多。

????于是,晋王殿下好几日没有见到王妃,亲自来刘府看人的时候,看到了就是这样一幅场景。

????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

????“都在这了?六叔什么时候回来的,怎么没有先回王府?”

????晋王神态平静,目光却炙热的锁定在谢明欢身上。

????所有人看谢明欢的目光,就在这一刻多了几分说不清的暧昧啊嫉妒云云。

????谢明欢尴尬地笑了笑,朝晋王走了过去“王爷怎么来了?”

????晋王耸耸肩“手里的活忙完了,你又总不回府,本王只能来看你了。”

????谢明欢安抚的牵着他的手握紧了几分,低声道“那要不我让人带你去空闲的房间先坐会?这里这会还有点事要问清楚。”

????晋王四处扫了一眼,指了指院子侧面的石桌“本王就坐那,听听你们都是在问什么。”

????谢明欢没有反对,反正案子的事也没有什么需要瞒着他的。

????晋王一出现,这几日一直跟在谢明欢身边的翠儿就马上下去泡茶去了。说起来这伺候人的功夫,翠儿要比琪儿更优秀一些,琪儿以前在府中的时候,手底下有不少人能用,再加上谢明欢没什么太大的需求,所以规矩是学了不少,可是都很生疏。翠儿虽然同样是在谢明欢这里伺候,但却时不时有琪儿的吩咐,还有嬷嬷们的吩咐,动手能力要强很多。

????翠儿端了茶水和点心。

????不光是晋王坐了过去,谢六爷拉着谷檠也跟着坐了过去。

????谷檠对晋王有些警惕和不自在,虽然晋王年轻,但身份在这了,突然间让他和王爷坐在一处,很是拘谨。

????谢六爷敲着手指,等着翠儿倒好了茶,优雅地喝了那么一口,才淡淡开口“这里不是王府,再说了,王爷一向不拘小节……你们江湖中人,在王爷面前,难不成还要拘谨吗?”

????谷檠苦笑着摇摇头,他哪里还算江湖中人。

????和眉娘成婚后,他所求的只是两个人还有话儿能够平安无事的生活一辈子,熟料就是这点心愿,也并没有达成。

????这边,三人自顾自喝茶,一派悠闲。

????但是谢明欢就头疼了。

????六叔方才气势逼人,可是问了一半,怎么王爷来了,他就撂挑子不干了?

????拓跋尔还在旁边追问“师姐,现在怎么办啊?总不能半途而废吧。”

????谢明欢也很愁啊,若是崔大哥在这,还能商量一番,可是崔郢,欧阳皓和齐盛都去外面查玉玲珑的下落去了,眼下,说实话,这么多案子,这还是头一回让她越查越头大的。思量再三,谢明欢朝拓跋尔摆摆手,让他和胡大叔也先回去,准备自己和刘眉娘再谈谈。

????房间里,刘眉娘一直温柔地帮话儿理着发丝,就好像方才那些事,她否认了就结束了。

????谢明欢看了一会“刘夫人,你和刘眉娘想来应该是双生子吧?胡大叔以前和刘眉娘交好,但却没有看出来你不是刘眉娘,如果不是有出神入化的易容术,那大概就只有双生这一个原因了。”

????刘眉娘沉默着,握着话儿的手紧了紧。

????谢明欢“双生的姐妹……六叔说你一副官家夫人的派头,之前我倒是没太察觉出来,不过六叔从来不说假话,那想来你和刘眉娘姐妹之间的命运应该是大不相同的,一个成了官家夫人,一个却是江湖侠女,啧啧啧。”

????刘眉娘依旧沉默,好像没有听到谢明欢的话。

????但话儿却心中忐忑,她不断地看向自己的娘亲,目光祈求的想要让她说句话。

????谢明欢又继续说“从我拜托夫人帮忙雕玉开始,其实从夫人这里听说的事情不多,唯二的两件事一是玉玲珑,另一个便是夫人那位遭难的官家朋友,夫人说的时候曾经有几分愧疚,说是自己没有将玉玲珑卖给他,所以让他遭难了。”

????其实谢明欢说这些,百分之九十都是在猜测。

????猜测的同时,也是在重新整理思路,将和刘眉娘相识后,发生的事,她说过的话重头到尾重新思考一遍。

????谢明欢越猜越离奇了起来“如果你真的不是刘眉娘的话,那我想……那位遇害的官家朋友其实是你的夫君,而不是朋友吧?你的愧疚也不应该是愧疚,而是憎恨,憎恨当时手里有玉玲珑的姐妹没有帮你,害你的夫君最后身陷牢狱?所以你后来侥幸活下来后,就杀了她,又顶替了她的身份?”

????“虽然你的夫君家人都出事了,但还活着的你依旧对玉玲珑很是关注……尤其是这些年来当你发现,还有人在找玉玲珑的时候,你便也起了心思,也想要拿到玉玲珑……我说的对吗?刘夫人?”

????刘眉娘看着谢明欢,像是在看一个魔鬼。

????谁都不能理解她此时此刻心中的恐慌,明明她们什么都不知道,她可以十足的保证,没有任何证据的,但为什么她说的却一字不差?

????这时候她握着话儿的手更紧了几分,话儿有些受不住了,眉头微蹙了起来。

????“娘……你弄疼我了。”

????刘眉娘恍惚间忙松开了话儿的手。

????就在她想关心话儿一下的时候,话儿却在她松开的这一刻,马上跳了起来,跑到了谢明欢身边“王妃,我、我想去找爹爹。”

????谢明欢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胳膊“去吧。”

????屋子里,就剩下了谢明欢和刘眉娘两人。

????“刘夫人,你应该也知道,现在……没有什么还能瞒住的了。”

????“一开始你将计就计发现那些人又来,便想将我放在这里的东西交给他们,但没料到那些人发现被骗后,又来找你,甚至还伤了你……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