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明末不求生 > 第七十二章 鹿角线
????左良玉生怕闯军这支伏兵逃跑,他看李国英那支兵马,时间一久,肯定能靠兵力优势解决郝摇旗。便派左梦庚另外率领数千兵马,往东面迂回,左良玉认为这种伏兵如果要跑,自然不会向西面的襄阳跑,而是肯定会往东面逃。

????北面是大山,闯军要是往北面翻山跑,那一旦遭到追击,军队建制立即就会溃散。

????想来李来亨也不是那种愚蠢之人。

????所以左良玉断定闯军只会往东走,只要截住东面的出路,他就可以聚歼这支贼兵。

????“今天方使闯逆,知我的手段。”

????左大将军阴阴一笑,又命副总兵吴学礼,率部直接绕开郝摇旗,直接进攻鹰子山。

????吴学礼和满清间谍董源是老朋友,董源心下忧虑,劝说左良玉道

????“大将军,闯逆不在鹰子山据险而守,反而背山列阵。我恐怕闯逆还有什么伏兵呀!”

????“哼。”左良玉并不动摇,他冷冷道,“闯逆兵力有限,伏兵又能怎么样?我们的时间太紧了,即便多死一些人,也必须赶紧聚歼这股残敌,好回去打下随州。”

????这也不是左良玉急于求成,而实在是左军粮食匮乏严重。左大将军如此急于求战,也是被逼无奈,即便明知道闯逆有所埋伏,也只能用兄弟们的人头铺出一条路。

????这位过去曾以“俊美”之名,获得东林大佬侯恂赏识的将军,此时神情狰狞,脸庞完全扭曲。这样可怕的气魄,董源又岂敢再说些什么话呢?

????董源远望着北方,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不祥感来。

????遥远的北方,乌云密布的北方大地,他何时能归辽东家乡?早知道当初跟着堂哥佟养性,投靠大清就好了!

????副总兵吴学礼看了董源几眼,见董源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也想说些什么。可是左良玉的语气越来越凶,吴学礼再不敢多言,立即便骑马率部而去。

????左良玉账下还有另一名副将卢鼎,原本亦是河南土寇的一员。在闯军攻下洛阳的前夕,他投降于左镇。此时卢鼎见吴学礼一脸不乐地离开,忍不住说了一句

????“大将军,现在紧要时刻,用兵更要谨慎啊。”

????卢鼎怎么都没想到,他自己的这句话正踹在了左良玉的铁板上。精神高度紧张的左平贼,立即大发雷霆,下令家丁将卢鼎拖到阵前,痛打三十军鞭,以儆效尤。

????董源等人劝说不住,卢鼎也不敢顶嘴,心中只怨自己干嘛要为吴学礼说话。卢鼎挨的这一阵军鞭,更给左军诸将的心理上,增添了一层阴云。

????大家忧愁的不是能不能打败闯军,而是左良玉的为人越发跋扈偏激,再不复过去那种,对百姓虽然残虐,对兄弟却推心置腹的样子。

????唉……

????自从朱仙镇之败以后,大将军就越发如此!

????虽然郝摇旗还在李国英的围攻之下,勉力支撑。但随着吴学礼、左梦庚率部,从正面和东面两个方向,迂回合击鹰子山大阵。

????郝摇旗也知道,自己的任务最多做到这里了!

????“全力突围!”

????“三堵墙——溃围突出去!”

????三堵墙的骑兵们伤亡特别惨重,他们以区区一千兵力,搅动了左镇五六千人的兵马。将士们几乎人人带伤,衣甲残破,连长枪、快刀、宝剑都残破不堪,短火铳也大多打完了火药和铅弹,连箭矢都没有剩下几羽。

????战斗到这种地步,实在已经做得够多了。

????一名披着红色罩衣的三堵墙骑兵,在最末尾处殿后,他身上已中了四五根箭矢。箭头全部深入骨肉之中,还有好几处刀伤可见白骨,触目惊心,怕是已活不久了。

????郝摇旗忍痛闭上了眼睛,他正在越来越向一个成熟的将领进步,现在最关键的还是把更多人带回去。

????总会有牺牲……

????但郝摇旗希望这种牺牲是必要的,而且是能够给百姓带来一些益处的。

????驻足丘陵之上的李来亨,也在动容。但他身为主帅,还有更多要负责的东西,李来亨抓住了谷可成的肩膀,恳求道

????“谷哥,我长于战前的谋划,短于临阵的决断。现在左良玉已上了我们的钩,阵前的具体指挥,就看你了!”

????李来亨现在也很清楚自己的长处和短处,他的长处是思虑越发周全,思路又比其他人开阔得多,常常能相出别人想不到的法子;可是短处也很明显,就是临阵决机的能力,远远不如这些浸淫沙场十多年的老将。

????今天这一仗,是湖广闯军和左镇的大决战,不容有失。

????更何况优势还在左良玉这边!

????他想的很明白,将闯营的老资格大将谷可成带在身边,也是为了这种场合的使用!

????谷可成比李来亨更稳健一些,他不慌不忙地问道

????“节帅,那李世威的铳炮标由谁来指挥?我实在还不熟悉火器。”

????谷可成也是实话实说,他虽然做了刘宗敏许多年的副将,可是闯军长期缺乏火器部队,谷可成就算打了十多年仗,对火器的掌握,也恐怕没有李来亨、李世威高。

????李来亨沉吟一会儿后,想到自己的一些战术,还是决定揽下这个责任“那好,铳手全都由我指挥,但大局用兵以你为主,你是前敌总指挥……你是本战的排阵使!”

????既然李来亨自己的临阵指挥能力十分一般,那今后就该每战都指派前敌总司令,由排阵使来负责起具体的战役指挥工作。

????少虎帅更多还是负责战略和谋划方面的工作,那样更好些。

????样样都大包大揽,那是权力狂,注定灭亡。

????苗里琛已经带领矿徒兵,挖掘出了一道规模相当可观的堑壕——虽然还很浅,但是搭配上一道鹿角、陷坑、栅栏构成的防线,足以成为左军的地狱之线。

????“来了……”

????李来亨感受到了大地的震动,闯军先看到了从阵前撤回的郝摇旗。这一支兵马为了拖延时间,付出了惨痛损失,一千名最精锐的三堵墙骑兵,此时只剩下不满六百人。折损近半不说,剩下的人也是人人带伤,衣甲、兵刃俱已残破至极。

????所有人的心中都很沉痛,左镇的实力、左良玉的动作之快,都几乎要撑破李来亨布下的局。若真的棋差一招,要如何收场?

????恐怕是不能收场了……

????“冲吧!”

????谷可成知道战机已到,闯军的步兵少而骑兵多,绝对不能呆板死守,也绝对不能将胜负完全依赖在苗里琛那道胸墙上面。

????必须主动出击。

????马宝所部已经下马步战,现在冲出去的是艾卓那支骑兵标。艾卓原本是红队的老管队,但因为在洛阳时表现一般,慢慢退出了秘密工作的战线,却在正面战场上越发活跃起来,如今已成为湖广闯军中数一数二的骑兵将领。

????他没有郝摇旗那般天生神力、勇猛过人,但爱惜士卒,很得部众之心。

????这支骑兵部队的反冲锋,相比较郝摇旗的做法更为巧妙一些。艾卓对兵力的使用十分节制,留有中队和后队,保持了一种中等节奏的进攻频率。他在和吴学礼所部激战的同时,犹且能将部队轮换下来,保持体力和马力。

????只是敌众我寡,终究难以持久——何况左梦庚率领的数千左军,也已从东侧包抄了过来。

????李来亨沉住了气,他的表现也让李世威沉住了气。

????铳炮标使用的鸟铳,是在随州经过改制的新型火器,虽然还没有到自生火铳——也就是燧发枪的技术水平。

????但是闯军的新式鸟铳远比官军的鸟铳大上许多,不仅口径大,枪身也更大。除此以外,最大特点是由于枪身笨重,在火铳的下面还需要搭配一个支架,一起使用。

????除了较大的重型鸟铳以外,还有更多人使用的是射程较短,但做工精良射速更快的轻型鸟铳。

????火铳手们一支手持支架肩托枪柄,另一支手拿着燃烧的火绳,待在胸墙后面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左军士兵。

????左梦庚已经冲到了阵前,几乎能看清对面闯军的模样。他对那些守在几尺高矮墙后,手上拿着奇怪鸟铳的闯军,深感疑惑,他们的队列怎么那么浅?

????按照父帅左良玉教导的知识,步兵对抗骑兵,不都要结成纵深极深的阵列才行吗?闯逆居然列成横队?而且是那么薄的一条横队?看起来只有三四排的样子,最多也只有五排人,这样浅薄的纵横,怎么可能抗衡左军的冲击?

????左梦庚百思不得其解,他猜测闯逆头目的水平大概就是这么低吧,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得到左良玉的军事教学。

????他转过身去,向着左镇将士们高举起一只手,轻蔑笑道

????“闯逆不知兵法,自取灭亡!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