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体相师 > 第24章 醉
????何足道心知众人恐怕要醒过来了,便对苗王说道:“喀香老师,硫儿醒过来会有一阵不适,请您莫道出是我帮他祛除本命蛊毒,这丫头执念甚重,怕他以后不理我,更加照顾不了她了。”

????“当然当然,呵呵,我早就反对她修习这逆法,却苦于无计可施!你把这束香点上吧,在他们鼻端嗅一嗅就好。”说完递给何足道一截黑麻麻的木头,好似胶质凝聚而成。

????何足道依言接过,点燃后几欲作呕,赶紧屏住呼吸,拿过去先给韩闯闯和西家璃闻了闻,然后给屋内众人闻了,才跑出去深呼吸,继续去臭醒屋外那些人。

????见西家璃躺下的地方没有竹席,何足道便将她轻轻抱起,放在苗王身边。只感觉丫头身子轻巧柔软之极,浑身散发出不同于处子体香的异香,简直是太好闻了。知道这丫头常常采摘四季不同的花卉来制茶,莫非是四季花香?

????苗王发现何足道明明已经将璃儿放好,却迟迟不放手,一个人在那发痴,不由扬起慈爱的微笑。

????外面的众人反而先苏醒,纷纷大呼,匆匆往屋内奔来。

????韩闯闯醒过来时,第一反应就是抓枪,被何足道一把捏住手腕,轻拍她香肩,悄声安慰道:“闯闯姐姐,没事了,你爸的事情也解决了。”

????西家璃都比她姐姐先醒,醒来迷迷糊糊的,脑袋还一点一点,也不说话,看看是在苗王身边,松了口气,翻过身,竟然又睡了!

????西家琉醒过来第一句话就问道:“老师,是上丹吗?”

????苗王点点头,回道:“是的,上丹已经被灰灰小友制服。你看看内体可有不适?”

????西家琉正待点头,突然嘴一张,突出一口黑血,血中一条寸许紫金小蛇已经僵硬。

????见此异状,韩闯闯及三属下无不大骇。

????西家琉看见自己的本命蛊神被破,仿佛身体被掏空了的样子,心里一阵悲凉,眼泪就滴落下来。这本命蛊要是被破,终生不可再种,而且还会大伤元气,也不怪西家琉如此难受。

????“琉儿,莫伤悲,你的蛊神是受此暴烈迷香所祛,但对你身体却无大碍。明日起,你便开始修习我五神,必定能成就大材!”

????当晚,下山不易,何足道便顺着苗王的盛情,五人就在这苗王府住下了。

????就算是在冬日,苗王府四周因为都是常绿植物,所以空气依然清新,让人神清气爽。不过对何足道来说,空气再好十倍,也没有家里那浓郁的生命本源气息好。冥想了一夜,又躺到中午,还是感觉体内空荡荡的。

????肚子“咕咕”的叫起来,何足道听到了外面传来很嗲却很清亮的歌声。

????“桐树结籽弯枝头,

????啊汝,

????条条枝头满山沟,

????众人协同细细摘,

????啊株,

????细细摘来细细吹”

????西家琉一边唱着俏皮的苗家山歌,一边捉弄着一直小土狗。她用双手轻轻的捏着小狗的嘴巴两侧,看着小狗纠结摇头的样子,不等山歌唱完就忍不住“喀喀喀”的笑出声来。

????何足道在房门口看得呆了,这简直就是一个精灵啊!

????她今天穿着苗族女孩儿常穿的传统服装,脖子上竟然戴满好几个银制项圈,头上也是“哗啦啦”的一阵响。开心、欢笑,无拘无束的烂漫,像流淌着的一道清泉,仿佛是古城的另一道风景

????西家璃顺着小狗的力道慢慢转过身,却看见呆木呆木的何足道,于是放开小狗,站起身,笑道:“阿哥,醒了,我来叫你龙丽度诶!”

????何足道赶紧在所吸收到的所有知识、语言里,搜寻龙丽度这个词语。西家璃以为何足道没听懂,便有些脸红红的补充:“就是吃-中-饭啦呵呵呵。”

????长桌宴!——知道今天客人可能会走,昨天琉儿、上丹的两大麻烦事也一并解决掉了,自身还得了何小友的承诺,又恰巧是在正月间,于是开心的苗王一早就传话下去,周边苗寨的“牯脏头”(曾经担任过祭司的苗人)都赶了过来。此时正坐成一排,有三十几人的样子,在等对面的客人入座。

????鼓藏肉、腊肉拼盘、炒蕨菜……已将长长的的桌面摆满。何足道来了,韩闯闯等众人一齐推他坐在苗王正对面。这里并不能先吃菜,于是何足道跟着苗王他们一起举杯一起大呼“好酒好酒好酒!”。

????“吃鼓藏肉就要吃一坨坨,喝酒也要喝一碗碗”好多人同时七嘴八舌的边唱歌边给何足道一行布菜,顷刻间菜碗就满了。一个个娇小身材的苗家女儿过来敬酒,当然是最霸道的那首歌了:“不管你喝不喝都要喝”

????敬酒更少不了被大家称为“金莲花”的西家璃了。这个时候她双手举着酒壶,长裙拖曳在地,嘴里糯糯唱到:“啊耶,哟哎,啊耶,哟哎,喝酒啰,喝酒啰喂,高举酒杯等贵客诶”

????高山流水的是米酒,婉转的芦笙是精壮的苗家小儿郎在边舞边吹,西家璃不停的在唱着热情的苗歌,何足道看着窈窕的西家璃,喝着一杯杯米酒,也没顾得上融化酒气,慢慢就醉眼迷蒙,直接倒在韩闯闯怀里失去了知觉

????五个人都喝得摸不着门框框,肯定走不了咯,于是便又住下来,下午饭都没吃。不过晚上何足道却吃到了西家璃特意送过来的糍粑,糯糯的,蘸着黄豆面,吃了几大块。

????西家璃很爱姐姐,却担心姐姐像牛罗山上的那个草鬼婆一样,被本命蛊反噬而落得全身溃烂却又死不了的下场。今早听喀香爷爷跟自己私下里说了,姐姐的蛊毒解了,脸上的青气果然没有了。都是那个俊阿哥帮的忙,不过可不敢说给姐姐听,呵呵,以后还要他照顾自己呢。可是,明天他就要走了,要是把我忘了怎么办呢?可怜的西家璃想着想着就睡着了。

????苗王叫了一个木匠专门比着石块打造了个小木箱,由两个小阿哥抬着,送何足道他们上了车。

????西家璃跟在后面,眼神儿一瞟一瞟的看何足道。

????何足道上了车,等车子发动了,把车窗按下,看着就站在窗外的西家璃,笑着说道:“阿璃,好妹妹,我下个月底就会来给喀香老师瞧病,你有事就直接打电话好不好?”

????西家璃听见何足道叫他“阿璃好妹妹”,心里开成一朵花,马上使劲的点头,想说点啥,却只摆了摆手,腕上铃铛响了好久

????(本章完)